内蒙古十一选五
攀枝花市東區人民政府網站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最新政務信息 > 熱點關注 > 正文

老“三線”,新征程!央視《焦點訪談》聚焦英雄攀枝花

時間:2019-04-03 來源:攀枝花發布  閱讀次數:

  4月2日19點40分,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欄目以“老‘三線’新征程”為題,用時長15分鐘的節目,向世人介紹攀枝花三線建設的艱苦奮斗歷史和改革開放以來取得的成就,旨在大力弘揚三線精神,凝聚人心,共同奮斗,實現中國夢。

  節目說

  波瀾壯闊、激情燃燒的三線建設給攀枝花打上了光榮的時代烙印。三線建設的建設者們為我們留下了“艱苦創業、無私奉獻、團結協作、勇于創新”的寶貴精神財富。

  半個世紀過去了,攀枝花已經成為全國著名的陽光花城、康養勝地,而當年的三線精神,依然還在。這種艱苦奮斗、勇于開拓的精神,成就了過去那一段光榮歲月,成就了今天的輝煌,明天也永遠不會過時。

  《焦點訪談》老“三線”新征程節目完整視頻▼

  發源

  肩負國家使命而生

  攀枝花是三線建設的重中之重

  攀枝花位于中國版圖西南、四川云南交界處的,是我國唯一一座以花名命名的地級市。雖然地處川南腹地,但攀枝花人講的語言與川南腹地其他地方有很大不同。因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并不是土生土長的川南人,是在半個多世紀前,響應國家號召,為了國家的三線建設,從四面八方來到這里。他們在當年還是一片荒蕪之地的攀枝花、在金沙江畔,搭起帳篷架起鍋,開始搞建設,才有了今天的攀鋼、攀枝花市。

  建市初期一片荒涼的攀枝花 圖片來源/云上攀枝花

  三線建設時期艱苦的生產生活條件 圖片來源/云上攀枝花

  在攀枝花中國三線建設博物館,有一面用一百多雙手的手印模型打造的巨大墻面,令人震撼。講解員告訴記者,這面墻叫做“勞動之星榮譽墻”,以此來銘記對于攀枝花作出巨大貢獻的勞模。

  年過古稀的楊桂蘭一來到博物館,很快就在這面特殊的墻面上找到了自己的手印。楊桂蘭說,她是1964年12月5日來到這里參加三線建設的。

  也許那時的楊桂蘭并不清楚三線建設的背景和意義,但她知道自己來到這里是國家的需要。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期,迫于當時嚴峻的國際環境,我國進行了一次生產力由東向西轉移的戰略大調整,建設的重點在西南、西北。這就是著名的“三線建設”。

  三線建設者們從祖國的四面八方趕來建設

  中國三線建設研究會副秘書長、攀枝花市文物局局長張洪春介紹:“西南三線建設中,有一個重點叫‘兩基一線’,就是以攀枝花為中心的鋼鐵工業基地,以重慶為中心的常規兵器工業基地,一線指的是成昆鐵路,所以‘兩基一線’,是三線建設中的重中之重。”

  1965年春天,我國在攀枝花設立了全國第一個資源型特區,攀枝花也成為“三線建設”的重中之重。

  1965年,毛澤東主席在冶金部部長呂東、攀枝花特區總指揮徐馳呈送的《加強攀枝花工業區建設的報告》上批示:“此件很好。”

  祖國的召喚就是自己的目標。中央一聲令下,數萬建設者從祖國的四面八方云集攀枝花。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期,這里是“七戶人家一棵樹”的荒蕪之地。數萬建設者白天杠杠壓,晚上壓杠杠,三塊石頭架口鍋,帳篷搭在山窩窩,生產生活條件異常艱苦。

  三線建設者們艱苦的生活條件

  當時采取的是先生產后生活,邊生產邊建設的方針。生活和工作條件異常艱苦。然而,更大的困難來自冶煉技術方面的攻關。

  攀枝花市原市委書記、中國十九冶原副總經理秦萬祥介紹:“大型普通高爐冶煉釩鈦磁鐵礦的技術性難題攻不破,攀枝花的120億噸的釩鈦磁鐵礦就沒用了,那么攀鋼這個鋼鐵工業基地也就無從談起,攀枝花這座城市也無從談起。”

  在當時,用普通大型高爐冶煉釩鈦磁鐵礦還是世界難題。為了攻破冶煉難題,國家調集全國技術力量協作攻關,開展了千余次實驗。

  按照中央要求,攀枝花鋼廠要在1970年7月1日冶煉出鐵。而這個時間點也正是成昆鐵路建成通車的工期。就在攀枝花的建設者不畏艱險,加班加點緊鑼密鼓建設的同時,成昆鐵路的建設工地上也同樣上演著一場艱苦卓絕,撼天動地的大會戰。

  成昆鐵路建設場景

  作為兩基一線的重點項目,成昆鐵路穿越地質大斷裂帶,設計難度之大、工程之艱巨、施工之復雜,前所未有。

  作為修建成昆鐵路的主力軍,鐵道兵五個師十多萬人,在1096公里的崇山峻嶺間,平均1.7公里就搭建一座中型橋或大型橋梁,每2.5公里就開鑿一處隧道,硬是在這個修路禁區里建造了一條西南戰略大通道。

  在施工過程中,最艱險的還是開鑿總長340多公里的隧道,由于地質構造運動的作用,巖層結構面變化無常,各類地質災害和安全事故時有發生,許多戰士獻出了生命。

  建設者們正在開鑿隧道

  在那個特殊的年代,在三線建設的生命線——成昆鐵路線的建設中,許多年輕的建設者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有統計,這條鐵路每前進一公里就有兩名建設者長眠在鐵道旁。

  1970年7月1日,成昆鐵路正式通車。

  同時,攀枝花的建設者們也成功地解決了普通高爐冶煉高鈦型釩鈦磁鐵礦的世界難題,在攀鋼第一高爐冶煉出了鐵水。

  1970年7月1日,攀鋼一號高爐煉出第一爐鐵水

  攀鋼的高爐出鐵水了,成昆鐵路建成通車了,攀枝花作為在我國三線建設中拔地而起的新興城市,同是也是我國西部最大的移民城市,在中國三線建設的史冊中留有濃墨重彩的一頁。波瀾壯闊、激情燃燒的三線建設給攀枝花打上了光榮的時代烙印。

  半個世紀過去了,攀枝花已經成為全國著名的陽光花城、康養勝地,而當年的三線精神,依然還在。

  

  傳承

  陽光與榮光

  三線精神激勵英雄攀枝花接續奮斗

 

  攀枝花市轄區的金沙江旁邊的鐵路,就是當年三線建設中建成的成昆鐵路。而橫跨這條鐵路和金沙江的大型橋梁就是新的成昆鐵路復線上的重要橋梁——攀枝花金沙江大橋。

  正在建設中的攀枝花金沙江大橋 高陽瓊/攝影

  中鐵23局成昆鐵路米攀項目部黨工委書記吳建中說:“以前修老成昆線的時候,我們當時的技術達不到那個條件,有的時候是避開了那種裂谷斷層之類的隧道,現在我們的技術提高了,把線路也縮短了。”

  成昆鐵路復線是在既有成昆鐵路基礎上新建或增建二線的高等級鐵路線,工程竣工后,新鐵路線將主要承擔客運兼顧貨運。而眼前的這座即將完工的成昆復線大橋其技術含量更是非同一般。

  中鐵23局成昆鐵路米攀項目部總工程師張強介紹,這座橋是全國首次應用上鉚式斜拉索體系,這在雙線鐵路橋里面是首次應用。另外全橋跨度主跨是208米,這也是在建雙線鐵路跨度最大的矮塔斜拉橋。

  巧合的是,正在承建成昆鐵路復線的建設者中,有很多是當年老鐵道兵的后代。

  實際上,當年成昆鐵路建設者的后代很多都留在了攀枝花,一同留下來的還有“艱苦創業、無私奉獻、團結協作、勇于創新”的寶貴精神財富。正是憑著這種精神,上世紀六十年代,建設者們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在不毛之地建起了一座現代化鋼城。

  攀鋼集團的發展歷程就是當年三線精神到今天發揚光大的歷史見證。

 

  在后來攀鋼的發展過程中,同樣遇到過很多技術壁壘。攀鋼研究院釩鈦冶金研究所所長孫朝暉告訴記者,釩氮合金這一塊,初期一直是美國戰略控股公司壟斷了全球40年左右。

  國外的一家公司曾來到中國推銷釩氮合金產品。當時他們撂下一句話:“技術轉讓和合資生產均不可能,你們只有采購產品,需要多少,我們就供應多少。”

  為爭這口氣,攀鋼人拿出當年老三線人不畏艱險、開拓進取、勇于創新的精神,跑遍全國,進行常壓冶煉爐相關信息的調研,最終攻克了世界領先的釩氮合金商業化生產技術,鞏固了攀鋼釩生產大企業的地位。現在攀鋼已發展成為全球第一的產釩企業,國內市場占有率接近50%,全球市場占有率約25%。

  

  在攀鋼百米鋼軌的制造車間,從這里產出的鋼軌占據國內40%以上市場份額,出口占全國總量的70%左右。京津城際高速鐵路、青藏鐵路高寒地段使用的都是攀鋼的鋼軌。現在的攀鋼是國內第一、世界頂級的鋼軌制造服務商。

 

  攀鋼集團釩軌梁廠二軋鋼作業區倒班作業長孫斌說:“真的很驕傲。高鐵是中國的一張名片,鋼軌是我們軌梁廠的一張名片,也是攀鋼公司的一張名片,守著這張名片肯定要捍衛它,把它做好。”

  

  三線建設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展開的延續時間最長、規模最為宏大的一次工業體系建設,作為一個特殊時代的國家戰略,已經成為歷史。但是,這些建設者們卻為我們留下了一筆無比珍貴的精神財富。祖國的召喚就是自己的征程,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不管離家有多遠,不管前路有多險,也不管自己將要付出什么,這種為國奉獻、精忠報國的情懷,這種艱苦奮斗、勇于開拓的精神,成就了過去那一段光榮歲月,成就了今天的輝煌,明天也永遠不會過時。

内蒙古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极速赛车规律 庄闲和神算子破解版 北京pk106码2期技巧 必富娱乐网站进不去 集成开发平台 重庆时时彩500本金稳赚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北京pk十赛车是官网吗 北京pk10牛逼计划